最笨重的动物是什么生肖|117期开的什么生肖

資訊中心

PPG美國工業涂料副總裁Kevin Braun 談涂料未來趨勢

      http://china.chemnet.com/ 2019-05-27 16:07:25 涂料工業

  PPG美國工業涂料副總裁Kevin Braun在東部涂料展做了一場“涂料行業的主要發展趨勢及其對未來涂料行業的影響”的報告,Kevin Braun認為數字化和移動化的未來是制造業和信息業的主要趨勢。

  他首先概述了過去幾個世紀工業化的變化。1800年,第一次工業革命是水和蒸汽等機械化和動力創造的。在20世紀初,我們看到了大規模生產,裝配線和電力等。到了20世紀70年代,我們開始討論研究機器人和自動化,大約2015年是最新的工業革命,我們看到了網絡物理系統——機器現完全可以自己運行和反應,”布勞恩說。“這種變化的速度與我們以以前從未見過。”

  值得注意的一個領域是數字化和使用數據來改變企業的運營方式。布勞恩說:“數字化轉型正在獲取數據,并找出如何利用數據來推動業務發展,這就是你如何獲取所有信息并展示它如何幫助客戶。例如,Domino讓客戶可以在任何設備上訂購比薩餅,并存儲以前所有的訂單。卡特彼勒和Uptake合作,Uptake可以當設備退役,獲取設備的數據,并創建一個預防性維護計劃。涂料行業將能夠觀察涂層何時被應用,并查看性能。”

  布勞恩還把未來的流動性作為一個首要主題。他指出:“在未來的移動領域,將產品或人員從一個地點轉移到另一個地點,將發生重大轉變,這將從根本上改變交通。主要有五種力量:電氣化繼續獲得動力;移動即服務——Uber和Lyft、自治、連接并獲取所有這些數據點;以及輕量化,使用鋁和鎂等新材料,這對涂料構成了挑戰。”

  例如,布勞恩認為,轉向自動駕駛汽車只是時間問題。布勞恩繼續說道:“我們看到自動駕駛汽車的出現有多快,取決于它的破壞程度是高還是低。”“很明顯,我們是司機助理。按照逐步推進的設想,到2030年,50%的汽車將實現高度自動駕駛,15%實現全自動駕駛。這取決于個人和共享所有權。我們的下一代對擁有汽車的看法不同。”另一個因素將是誰在推動這種變化,以及它是否是特斯拉(Tesla)、谷歌、蘋果(Apple)、Waymo的優步(Uber)等顛覆性技術公司旗下的傳統汽車制造商。

  涂料與未來

  涂料和涂料公司如何適應這些巨大的趨勢呢?保護環境被視為越來越重要。布勞恩說:“幾代人都在努力保護環境。我們看到,低揮發性有機化合物、低致死率、減少用水量和干燥時間的勢頭非常強勁。”布勞恩指出,在自動駕駛汽車領域,油漆和涂料公司正在做大量工作。

  布勞恩在報告指出對于自動駕駛汽車,我們被要求研究以前從未被要求使用的涂層,現在汽車上到處都是傳感器,傳感器需要防護涂層。我們看到今天電子產品對汽車涂料的需求及要求更高,如柔軟的觸感、防指紋和防眩光涂料。涂料企業必須做的不僅僅是防止腐蝕和增加顏色。導電涂料可以儲存和轉移鋰離子電池中的電變化;功能涂層可以提高客艙或傳動系統的加熱效率。卡車和高速公路設備可能全部采用電動,而自動駕駛卡車可能成為貨運的未來。

  關于自動駕駛汽車涂料

  PPG工業公司正在研發一種油漆

  “從油漆的角度來看,自動駕駛汽車提出了一些重大問題”當亨利?福特(Henry Ford)20世紀的革命性創舉使T型車實現量產時,他們生產的汽車只有一種顏色:黑色。之后,為了滿足買家的口味,汽車制造商把車漆成了幾乎所有可以想象得到的顏色。現在,汽車行業又一次聚焦最初那個顏色,以解決自動駕駛汽車的一個危險盲點:它們看不清黑色。

  深顏色會吸光,這意味著自動駕駛汽車的導航激光不會被黑色車反射回來——或者說探測不到黑色車。對于傳統油漆生產商來說,這是一個潛在的商機。全球最大的汽車涂料生產商PPG工業公司(PPG Industries Inc.)正在研發一種油漆,它會使激光器發出的近紅外光穿過黑色汽車的外涂層,并從反光底層上反射回來——讓傳感器能探測到它。PPG是從紫茄子那里得到了這個靈感,田間種植的茄子正是因為擁有這種生物特性,果實在炎熱的天氣里才不至于過熱。

  挑戰還是商機

  解決無人駕駛技術領域最棘手的難題之一,對它們來說將意味著巨大的商機,而且就算是在道路上行駛的機動車數量有可能減少,對其產品的需求也仍然會持續。然而,這不僅僅是未來汽車面臨的挑戰。已經具有自動泊車、踩剎車、避開障礙物和找到正確車道等功能的汽車,依靠的是隱藏在保險杠和側板中的壓力傳感器和變送器。艾仕得涂料系統有限公司(Axalta Coatings Systems Ltd.)的首席技術官巴里?斯奈德(Barry Snyder)說,油漆和涂料會干擾或改善這些傳感器的性能,“從油漆的角度來看,自動駕駛汽車提出了一些重大問題,”他說,“不過,當今用于智能汽車的技術已經給我們提出了需要應對的挑戰。”

  再者,自動駕駛汽車普及會鼓勵大家更多地使用共乘服務,并可能導致新車銷售減少,這會給油漆生產商構成諸多威脅。自動駕駛技術消除了駕駛中的人為錯誤,應該會導致事故減少,這也意味著汽車修理店的油漆銷售量會下降。艾仕得面臨的風險尤其大,因為汽車涂料銷售在該公司總收入中的占比超過80%。

  不過,油漆生產商有充分的理由保持樂觀:PPG的首席技術官戴維?貝姆(David Bem)說,自動駕駛汽車對油漆、密封膠和其他涂料的需求可能是目前汽車需求量的兩倍。如果電動發動機受到自動駕駛汽車的青睞,涂料需求的增幅將超過9倍,他說:“即使因為大家都在拼車出行,汽車產量會縮水,但涂料需求仍然會增長。可噴涂表面面積將出現大幅度增加,而且對我們而言,需要提供的涂料品種會有很大的不同。”

  這主要是因為電動車需要的巨型電池組——通常一輛電動車可能會配備一個裝有數千塊小電池的金屬盒,其占據了車底盤左右車輪和前后車軸之間的空間——每個部件都需要厚厚的特殊涂層。有些涂層是為了防止電池過熱,另一些是防潮和防腐。總體而言,每輛電動車可能需要超過1000平方米的涂層,而目前傳統汽車的涂層面積約為70平方米。

  多種技術研發

  PPG還在開發一種可應用于自動駕駛汽車的條形碼,其顏色無法被肉眼識別,但可以被另一輛車掃描,從而獲取生產商和型號信息,以及制動距離等性能數據。這項技術也可以用于路牌和其他道路結構,以幫助無人駕駛車輛導航。

  卡內基梅隆大學(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)機器人研究所(Robotics Institute)的首席工程科學家克里斯托夫?默茨(Christoph Mertz)表示,盡管大多數自動駕駛汽車的通信都是通過無線電信號進行的,但是條形碼是一種強大的系統,作為一個備選方案來使用會非常受歡迎。“有備份方案總是好的,特別是對自動駕駛汽車而言。因為一旦出現了錯誤就可能是致命的,”他說,“只要是想傳遞信息,最好都能以多種方式傳遞出去。”

  艾仕得的斯奈德說,一些解決方案會產生其他需要解決的問題。如果車輛涂上自清潔涂層以保持傳感器清潔,修補漆也就無法粘附到車身表面,從而使修復更具挑戰性。而這對于涂料公司來說再好不過了,他們能順勢推出一種新的劃痕修補涂料。

  “如何做出一種不會粘上污物但可以重新噴漆的新涂料呢?”斯奈德問道,“這就是我們這種公司賴以生存的法寶。”
沒有了
最笨重的动物是什么生肖